明经胡:胡姓之大唐皇室后裔

来源:胡宁生 日期:2017-02-06 浏览次数:862

    据姓氏专家研究估计:中国第2大姓李中的5%到6%左右的人都是李唐王室后代,约数百万人。
“李改胡”依据的昭宗痛史
原载《黄山日报》2002年12月3日  作者:方任飞  
    胡氏是徽州大姓之一。在绩溪县,关于胡氏源流,历来有龙川胡、金紫胡、明经胡和遵义胡之分。     “明经胡”,又称“李改胡”、“假胡”,绩溪这一支的开山祖是北宋开宝年间婺源籍绩溪知县胡政,他把定居地通镇改名为胡里(今湖里)。《婺源县志》和《考川明经胡氏宗谱》载,唐天佑四年(907),唐昭宗李晔(867-907),在朱温的胁迫下迁都洛阳途中,暗将襁褓中的皇子送交宦游长安的歙州婺源人胡三公(清)带回原籍抚养。不久,李晔遇害,皇子就从胡姓,取名昌翼。后唐同光乙酉(925)胡昌翼以明经科及第,胡清始告知其身世。昌翼听罢,顿时悲愤交加,心灰意冷,从此隐居考川,终身不仕。胡政乃其后裔。这段往事,据旧谱,明代弘治版《徽州府志》和嘉靖版《新安名族志》中都有记载。今绩溪县胡适故里上庄镇和宅坦、湖里和上胡家等明经胡聚居地,族人仍以帝胄为荣。然而,有几人理会得那段刀光剑影、血雨腥风的史实?     安史之乱结束了唐王朝的开元、天宝盛世,从此藩镇拥兵自重,军阀混战不休,国计民生处于凋蔽之中。活不下去的百姓掀起了一场黄巢起义,可是战乱更加把国家、人民推向灾祸的深渊。     李晔就是在唐朝廷处境风雨飘摇中继承帝位的。他有兴复唐室的志向,但听断不明,一次次任用非人,所以在位十七年,没有得到一天的安宁,忠于唐朝廷的战将也一个个在无休止的征战中捐躯。大顺元年(890)八月,昭义节度使孙揆被沙陀贵族李克用俘虏,拒绝投降,被残酷地处以锯刑。锯不行,孙揆骂道:“死狗奴,锯人当用板夹,汝岂知邪?”于是刽子手用木板夹住他行锯。孙揆至死,骂不绝声。八百年后,清乾隆皇帝弘历读到这篇记载时,写下一段话作眉批:“夫揆将兵趣潞中,路遇伏遭擒,是乃出其不意。至被执不屈,骂贼捐躯,大节卓然可纪。”(《乾隆御批纲鉴》卷六十四)     大顺二年(891)正月,权臣韩建诬告宗室睦、济、韶、通、彭、韩、仪、陈八王谋反,李晔大惊,不问青红皂白,听任韩建处置。八月,韩建勾结宦官刘季述矫诏杀李晔的弟弟通王李滋等十一人。兵临王府时,诸王披发上屋,凄惨地呼叫:“皇帝,救救我们!”昏了头的李晔充耳不闻,就这样眼睁睁地看着权*翦除了他的羽翼。     光化三年(900)十一月,宦官刘季述率禁军千人破门而入,把李晔和皇后何氏推上车,押往少阳院软禁。刘季述用银鼓槌画地,历数昭宗的“罪状”几十条。然后锁上院门,熔化锁孔禁锢。院墙上挖个洞送食物和水。李晔求钱帛纸笔,无人理睬,公主、妃嫔缺衣少食,哭声透过宫墙。     天复元年(901)正月,神策军指挥使孙德昭等起兵,杀死刘季述等人,并杀尽宦官太监。李晔复位后,宣诏大臣时只得派宫嫔来往。惊魂甫定,又遭劫难。十一月,中尉韩全诲作乱,昭宗被逼车驾启程,后妃诸王百余人皆上马恸哭,辗转到凤翔。紧接着汴州砀山(今属安徽省)籍黄巢降将朱温以“除君侧之恶”为名,调集军队围困凤翔。半年过去,城中食尽。冬天大雪,冻饿死者不计其数。有的倒下还没有死,身上的肉就被人割去。市场上,人肉卖一百钱一斤,狗肉五百钱一斤。李晔一家先是一天喝一顿稀饭,隔天吃一顿汤饼。到后来,什么吃的也没有了。李晔命宫人把自己和小皇子的衣服拿上街去换吃喝。王室十六宅,诸王以下,每天都有几个人在饥寒交迫中死去。守将纷纷出降,李晔从此落入朱温的控制之下。天佑元年(904)二月,朱温逼迫迁都洛阳,驱赶士民,号哭满路。经过华州,当地百姓夹道迎候,高呼“万岁”,李晔哭着说:“不要呼‘万岁’,我不再是你们的皇帝了……”四月,何皇后产下一子,想停下来休息一段日子。朱温不答应,催促赶路。到新安(在今河南渑池县东)朱温先杀李晔左右及贴近宫人。进洛阳,尽杀宫中侍卫三百人,预选大小相同的,穿上他们的衣服顶替。等到李晔发觉,左右使令,全部是朱温的砀山人了。     自从离开长安,李晔时时担心不测之祸,心情十分忧郁,天天与何皇后饮酒消愁,喝醉了相对悲泣。八月,朱温派判官李振到洛阳,指示牙官史太等百人,夜叩宫门。昭宗时在椒殿沉醉,闻变惊醒,身着睡衣绕柱躲避史太的追杀。昭仪李渐荣用身体遮挡,大叫:“杀死我吧,不要加害皇帝!”史太把他们一块杀死,李晔终年40岁。何皇后求饶,幸免一死。当天,朱温命令蒋玄晖缢杀德王李裕等九人,投尸九曲池中,都是昭宗李晔的儿子。十二月,朱温杀死何皇后。天佑四年(907)四月,朱温更名晃,称皇帝,国号大梁。历二十一主(含武后)二百九十年的唐王朝寿终正寝。     朱温称帝后,在宫中摆宴,与同宗姻戚博饮。酒酣,他的哥哥朱全昱举杯说:“朱三,你本来是砀山一小民,跟着黄巢做强盗。天子用你做四镇节度使,富贵极了。为什么要灭唐家三百年社稷?以后该不会让我们朱家灭九族吧!”结果弄个不欢而散。然而骂归骂,到底还是自家兄弟。后来,朱温封朱全昱为“广王”,朱全昱的两个儿子也接受了王位。     唐昭宗李晔有多少个儿子?《旧唐书》卷一百七十五载:“昭宗十子,哀帝、余并封王。”而《新唐书》载:“昭宗十七子”,皆有名号,惟独何皇后于东迁途中生的皇子下落不明,这就印证了“明经胡”的说法,取名昌翼的小皇子就是“李改胡”始祖。     记得清代人在一首读史诗中写道:“石壕村中夫妇别,泪比长生殿上多。”今读《唐书》,掩卷沉思,觉得诗人未免失之偏颇。———唐昭宗李晔的这部血泪史,比起石壕村的老夫老妪一家,不知要厚重多少!昭宗生前,一直是“盗满天下,妖生九重,宫庙榛芜,奔波不暇”(《旧唐书》卷五十二)。在被朱温驱赶迁都途中,夜宿华州兴德宫。晨起,见宫墙外树上鸟雀啁啾,李晔想起“纥干山头冻杀雀,何不飞去生处乐”的谚语,悲叹失去自由、生死未卜的命运,一代落难天子好羡慕太平盛世的平民百姓!如果他在天有灵,看到当年幸免于难的小皇儿一脉相承,在徽州,仕宦农工代代相传,时时以祖宗为荣,该是多么的欣慰啊!
发表评论
热门评论(0)